异性spa文化

寻异性spa按摩,从身体到精神

寻异性spa按摩,从身体到精神

不是由于懒惰,而未能及时更新博客.有个声音仿佛在提醒,悠着点儿.

在这个似乎的礼拜六早上、似乎该喝咖啡牛奶的时辰、似乎该在男人不忍心惊扰了好梦的注视里,似乎在一切皆有可能的阴差阳错里,有个一袭浅粉睡衣包裹之下的女人,幽灵似的打开电脑,开始散漫地敲打熟悉的键盘。

怎么就伤感了呢?怎么就肤浅了呢?怎么就暧昧了呢?怎么就不知所云了呢?

我没喝酒。我不习惯早晨喝酒,早晨喝酒要醉一天的。

不想辜负谁,不想叫哪个忽然想起我就冒乎乍天来造访的朋友失望,更不想叫对我私生活有观赏兴趣的性情中人扫兴,于是,我一如既往地保持勤奋,习惯地来博客彰显娱乐精神。

浑身脑袋疼,就是典型的头疼覆盖了偏头疼。肩膀酸酸的,象恩年前彻夜麻将之后略带反省的滋味,悔恨立场不坚定,斗志不昂扬。麻将,谁发明的呢?害得许多人把男欢女爱的时间都荒废到麻将上了。有多少人发誓永远告别麻坛,就有多少人只会在水上写誓言。

按摩,暂时缓解了颈椎痛与腰膝酸软,于是在某个头脑一热的午夜,滋生出寻长期异性按摩的心愿。虞美人说我是在恨嫁,其实目前更多的是恐婚。

我只对按摩师说,疼因为麻将。其实,导致疼痛的根源,在于长时间的在线。

如果异性按摩可以延伸到思想的层面,我愿意把男女关系定格在心灵上彼此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