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性spa经历

长沙异性SPA

长沙异性SPA
第一次的长沙异性SPA体验,可谓是非常刺激紧张,不光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,相信很多女性都有同感。由于对陌生异性有着本能的排斥,第一次体验可谓是让异性按摩师鸡飞狗跳。但是随着按摩师不断地在身上温柔的按摩,瞬间,内心的防备也统统荡然无存了……
长沙异性SPA
离开长沙的前一晚,我们享受了宫廷精油异性SPA 。一进入,就被分隔成男宾女宾。算不准出来的时间,我特地到柜台上去兑出了两张50面值的泰铢。塞一张给老爸,叮嘱老爸自己支付小费。匆匆将老爸拜托给周哥哥,我最后一个进入了女宾间。储存衣物,沐浴……以为可以进入正式程序了,没想到被对应服务的技师带到桑拿间,那好吧,正好出出汗排排毒。熬过了相当长的时间,自己走出来,又被塞进了一间热气弥漫的芬兰浴玻璃小房间……由于滞后进入,因而整个过程不见团友,被热气蒸着,不知道下一步又有什么讲究,顿时陷入到孤独无措的状态中。脑海中是这样的画面:比我更茫然无措的老爸被一站站地带着走,此刻,是否也在芬兰浴热气的包围中?会不会也像刚刚在桑拿间偶遇的中国人一样,虽然煎熬,但是不知就里,还在傻等着对应的技师唤她出屋?老爸会不会受不了高温蒸煮而晕倒,身旁没有团友?!……想着想着,我愈发觉得胸口发闷!等不及技师召唤,我毅然自主拉开了玻璃门。接着,我的技师又指着一池飘满花瓣的清水,示意我进去泡着(事后知道芬兰浴就是要一热一冷交替进行的)。想到这池水肯定是众人皆泡的,担心卫生状况,我坚决摇手。好一番折腾,技师才带我趴上了按摩床……灯光昏暗,手法轻柔,精油安神,我渐渐入睡……

结束长沙异性SPA ,尚且昏昏沉沉的我走到男女混合的大厅。不见团友,只见老爸端坐在椅子上,在大厅另一侧的长椅上,也同样端坐着一位提着拎包的泰国中年女技师。看到老爸一切正常,欣喜万分,迎上前去,准备携手离开。“不!萍萍,小费还没给呢!”“哎!原来你还没给啊!我不是给了你50泰铢了吗?说好各自支付的呀。”一番翻找,“是这样的吗?我怎么找不到啊!”。我赶紧从口袋中掏出一张100泰铢作为父女两人的小费,技师们收了钱道谢之后立马就拎包下班了。
长沙异性SPA体验
当然,如果你体验过长沙异性SPA,你才会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不仅仅只是受苦的,虽然佛说众生皆苦,但是并没有阻碍我们寻找乐趣和美好。人的痛苦在于人自己限制自己,修建一座城墙将自己关押围困。